第581章

宋时年清了清嗓子,状似无意地说了句:

“对了,今天下午阎郁会来剧组。”

“咦?”周雪晴突然惊讶地看着宋时年,很意外她会主动说到阎先生。

毕竟刚刚如果她猜的没错,罗依依就是去找宋时年警告她防着点自己的。

可是看现在宋时年这张无辜懵懂的点,周雪晴突然不确定自己的猜测了。

难道,是她想多了?

罗依依找时年出去单独说话,其实说的不是自己。

周雪晴心里虽然想的很多,但是面上却始终保持笑意。

她想的很清楚。

只要阎郁来剧组,届时段睿枫也在,那他们肯定会主动见面。

反正到时候他们总会知道的。

所以自己没必要遮遮掩掩。

尤其是在确定阎先生今天就来的情况下。

当然,周雪晴不否认自己有自己的想法。

她当然不想宋时年误会自己,她更不想被宋时年以及别人当成自己是个唯利是图、企图用美色往上爬的女人。

这是对她的侮辱。

毕竟她如果真想这么做的话,早就功成名就了。

周雪晴想完,就四处看了下周围,确定没有闲杂人等后,才小心地看向宋时年,小心翼翼地说道:“时年,我也不瞒你,我接近你确实由我自己的私心。”

宋时年:心里一个咯噔。

果然来了。

周雪晴居然又直截了当地承认了。

她傻眼地看着周雪晴,心情七上八下如翻江倒海般复杂。

一会儿相信周雪晴是真的对打电话的这个男人情有独钟,一会儿又相信罗依依也的话,害怕周雪晴真的想对阎郁做些什么。

心里一直在相信和不相信之间来回颠倒。

根本分不清哪个是对是错。

宋时年傻傻地站在那里,发呆地看着面前表**言又止的周雪晴,嘴角颤动了下,才勉强挤出一句问话:“你到底想做什么?我相信你不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所以如果你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可以告诉我,能帮忙的我一定帮。”

这是她深思熟虑的一段话。

她最后还是战胜了心里的小黑人,没有被一时的冲动击昏头脑。

而周雪晴听到宋时年的话,眼神也哥格外明亮起来。

她眼神熠熠生辉地盯着宋时年,神情似震惊又似乎是感动地看着她,激动地说道:“你真的相信我啊?”

“当然。”宋时年连忙点点头,说道:“虽然我们认识不久,但是我真的相信你是有底线又原则的女人,更何况,你现在还有那么喜欢的一个人。”

“谢谢你,时年。”

周雪晴一把拉住宋时年的手,感动又复杂地说道:“其实,这件事还跟我喜欢的人有关系。”

“咦?”这下轮到宋时年开始好奇了,“你喜欢的人,跟阎郁认识吗?”52

这话把周雪晴为难住了。

段睿枫到底认不认识阎先生,她不好说,也无从得知。

但是——

周雪晴突然看向宋时年,问道:“阎先生有没有像你这样突然离奇失忆的经历?”

宋时年心里一跳,错愕地看着周雪晴。

周雪晴见状,十分不好意思地低头笑了笑,一五一十地解释起来:“我喜欢的这个男人,不是内地人,是港都人,家中也是大富大贵,但是人丁复杂、关系繁多。”

周雪晴看向宋时年一脸懵懂的表情,忙防备地看了眼周围的情况,发现安全后,才不得不更加露骨地对宋时年小声地解释道:“港都那边是自由都市,以前是殖民地,尤其是几十年前,法典混乱,所以沿用的法典和条令跟我们这边略有不同。最明显的一个就是,港都虽然也是一夫一妻制度,但是那边几十年前娶妾是不违法的。”

“啊?”宋时年听了立刻气愤地看向周雪晴,一幅寻求同盟的模样:“怎么可以这样?那港都的女人多可怜啊?”

本来人生已经很不容易了。

但是现在居然还有这么落后的遗留制度。

宋时年听了就来气。

为什么男人就可以娶那么多女人,女人却不行?

“别这么激动。”周雪晴好笑地看着气鼓鼓的宋时年,轻声安抚道:“其实我们这边,也有很多有钱人喜欢找小三包二|奶的,只不过都没摆在明面上,而且我们内地是一夫一妻严格制,如果那些作风有问题的人一旦被人发现曝光,肯定就会身败名裂,就连离婚都成了过错方。”

“这不是应该的吗?”宋时年理所当然地气哼道。

周雪晴无奈地摇了摇头。

心里对宋时年又喜欢又无奈的。

宋时年的想法,很天真幼稚,即使现在已经接触到社会,但因为一直有强大的男人给她保驾护航,让她每一步都走的安全无忧。

这就导致宋时年现在虽然年纪也不小,但是对社会的黑暗和复杂,还是一窍不通。

甚至是过分天真单纯。

对于这样的庆幸,周雪晴也不方便讲太多。

因为宋时年一看就是被有心人,就是阎郁阎先生专门保护起来的,他想保留住她的天真和单纯。

自己还要有求于阎先生,总不好让他不悦的。

不过,稍微说一点还是可以的。

周雪晴想了想,继续说道:“彦归正传,就是港都那边老一辈的人还残留着一幅多妾制,因为是新婚姻法颁布之前就存在了,所以也没有更正。而我喜欢的男人叫段睿枫,家里是做地产金融和电器生意的,就是港都很有名的段家,段睿枫是段家家主段启航最小的儿子。当然,他母亲就是一个没名没姓的女人,因为家族女人太多最后郁郁而终的。”

“太过分了。”宋时年越听越气,“段睿枫岂不是特别讨厌他爸爸,这个段启航,咦,段启航?是不是那个……”

“港都很有名的首富段家。”周雪晴直接确定了时年的猜测。

宋时年惊的连忙捂住了嘴巴,神情震惊地看着周雪晴。

乖乖不得了了。

那个段家啊。

钱多的花不完的啊。

似乎那个坏事做太多、几年前心脏病发现在只能在医院挣扎着多活一天是一天的段启航,最近媒体总是隔三差五地公开担忧揣测这位首富的健康情况。

说白了,都在等着段启航什么时候死。

如果真的死了,那段家的遗产该怎么瓜分?

毕竟段家人丁实在是十分兴旺,可以说是妻妾成群、儿孙众多的封建大家族的典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