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幽云九州 第三六七章 接承武境的一剑

人皆有逆鳞,阿克拉更是如此。

阿克拉避开天牧之城,前来仰光之城,本意仅仅是为了躲避暗夜佣兵团的追杀,但不曾想在这里遇到了承武境的木城峰,而他的冷眼嘲讽之语已经触碰了阿克拉内心深处的底线。

看其面貌,再看刚才守城官兵对他的恭敬,木城峰在这仰光之城的地位应该不低。

阿克拉不是主动惹事之人,却也不是怕事之人,本来为了进城,他已经主动放低了身位,但是木城峰却不依不饶,一副挑衅的目光和戏谑的嘴脸也间接激起了阿克拉的傲气。

不过对方人多势重,虽然自己有诺克萨斯相护,可以安全逃离,但现在身边多了一个不知实力也不知来历的小萝莉,想要全身而退的风险极大。

小萝莉灵芷身上并未有一丝的元玄力气息,先前虽然不知使用何种方法击杀了两名承天境强者,也算是帮了自己,但是让阿克拉丢下她独自逃命,却也是做不到。

想到这里,阿克拉眼中的杀机消散了一丝,脸色却是冰冷异常,冷冷开口道:“那你要如何才能放我兄妹两人进城。”

说完,阿克拉一双冰蓝色的眼眸冷冷凝视着木城峰。

不知为何,在感受到阿克拉那冰冷的目光时,木城峰心中突然莫名一怔,虽然只是刹那而过,但阿克拉身上那股无形中散发的威严却让他呼吸一窒。

为什么会这样?

他不过是一个真魂境的垃圾啊!

这是木城峰心中的疑惑,不过他堂堂承武境的高手,又怎么会被阿克拉吓到呢,只听他冷冷一笑,开口道:“哈哈哈,想要进城?”

木城峰眼睛从阿克拉身上瞟了一下,又回到自己手中的宝剑之上,接着道:“很简单,只要你能在我紫天剑下躲过三招,不,一招,只要你能躲过一招而不死,我就放你们进入仰光之城,怎么样,你敢吗?”

嘶--

木城峰身后的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接着尽皆用戏谑的目光看着阿克拉。

在紫天剑下躲过一招而不死?

笑话!

紫天剑乃五阶神兵,即使是普通人使用也有开山裂石,削铁如泥的威力,更何况实力已经在承武境的木城峰。

再者,阿克拉仅仅是真魂境的实力,面对承武境的木城峰,足足有着两个大境界的差距,犹如天堑一般。

不要说手持紫天剑,即使徒手而对,后果也不是真魂境的阿克拉可以承受的。

在众人看来,这是木城峰对阿克拉**裸的羞辱,因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阿克拉心中冷冷一笑,还未开口,身后的灵芷探出脑袋吆喝道:“阿克拉哥哥答应他,一把五阶的破铁而已。”

闻言,阿克拉差点没一跤摔倒在地。

五阶神兵什么时候成破铁了,那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而不得的神兵啊!

而包括木城峰在内的众人听后,却是一惊,随后纷纷震怒。

惊的是灵芷小小年纪居然一眼便认出了木城峰手中的紫天剑乃五阶神兵,震怒则是因为灵芷居然说五阶神兵是破铁。

木城峰眼中出现了一丝异样,敢如此说之人无非两类,一类便是出身极为高贵,五阶神兵在她眼中犹如废铁,一文不值,另一类则是无知。

而看着两人同时拥有冰蓝色眼眸,神色间又有几分相似,木城峰断定两人是兄妹无疑,但阿克拉的修为仅仅真魂境七级,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修为,出身又能高到哪里去呢?

想到这里,木城峰哈哈一笑,刚想出口反驳,却听阿克拉道:“哼,接你一剑又如何!”

“哈哈哈,你倒是一个爽快人,不过马上就要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了。既然你如此急不可耐,那本王便成全你,受死吧!”

说完,紫天剑伴随着一声刺耳的金属轰鸣出窍,顿时,紫光漫天,直贯苍穹。

“慢着!”灵芷抢先上前一步,说道:“你倒是有兵器了,但是阿克拉哥哥可是还没有兵器呢,这可怎么办呢?”

说完嗪首微微低垂,玉指交叉,似乎在极力思索着什么,却听身后金黄光芒一闪,黄金巨剑已经出现在了阿克拉手中。

看着黄金巨剑出现,灵芷瞳眸一动,嘻嘻一笑,开口道:“对呀,阿克拉哥哥也有一柄五阶废铁呢,怎么关键时候给忘了,害得人家刚才努力思索如何是好死了好多脑细胞呢!呜呜呜,好可惜啊,我可怜的脑细胞!”

阿克拉被灵芷一语气的差点跪地,你说对方的五阶神兵是废铁就好了,干嘛连同我也带上呢,这可是我最值钱的宝贝啊,怎么到你口中就又成废铁了呢?

再说,你有脑脑细胞吗?你连脑子都没有,又哪里有脑细胞?

黄金巨剑出现,木城峰眼神微微一惊,看着阿克拉手中的巨剑,心惊的同时,又流露出了浓浓的贪婪之意:“哈哈哈,我还以为有什么屏障呢,敢接我一剑,原来你也有一柄五阶神兵。”

“诶,对了,我们增加一点彩头如何?如果你输了,没有接住我一剑,那么就将你手中的神兵给我。”

说完这句话,木城峰暗骂自己是白痴,恨不得自己给自己一巴掌,自己堂堂承武境高手,他能接得住自己一剑吗?接不住,他必死,那么五阶神兵不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吗?

“那我要是接住了呢?”阿克拉淡淡而语。

“哈哈哈,接住?笑话,一个小小真魂境七级的小瘪三怎么可能接得住本王的一剑?”木城峰大声笑道。

“世事无绝对,我的要求很简单,要是我接住了,放我兄妹二人进城,同时不再为难我们。”阿克拉冷声应对。

木城峰被阿克拉眼眸中透露着的自信一震,看着阿克拉淡定的目光,以及古井无波的表情,这次他没有再嘲讽,而是爽朗道:“好,要是你能接得住我一剑,那么我就答应你的要求,同时我仰光之城也会将你们奉为贵客,在城中不会有任何人为难你们。”

“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既如此,那就开始吧!灵芷,你退开到三十仗开外,没有我的允许不得靠近!”阿克拉转身朝灵芷开口道。

阿克拉话音刚落,灵芷没有丝毫犹豫,捣鼓般点点头,嘻嘻一笑,迈开步子,小跑开,边跑着不忘回头对阿克拉竖了一个鼓舞的动作,口中道:“加油,阿克拉哥哥!”

阿克拉被她一系列莫名的动作弄得一阵无语,不过也习以为常,转身道:“开始吧!”

说完,光芒再次一闪,青龙玉幻化的盾牌出现在了阿克拉手中。

“咦?这是什么东西,怎么灵芷都没有见过呢?看着好好玩的样子!”一旁的灵芷低估了一声,双眼放光。

而青龙玉盾牌并未在木城峰众人眼中掀起过多的波澜,因为它没有属性,散发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纯白光芒。

准确的说,这里的所有人都不知道青龙玉的来历,因此更不知道青龙玉幻化的盾牌。

盾牌一出,即使对方是承武境的高手,阿克拉也可以保证自己绝对不会死。

甚至于保证自己不会受伤,阿克拉对青龙玉盾牌的坚韧程度有着绝对的自信,承天境强者都不能在上面留下哪怕一丝的痕迹,更何况眼前的木城峰仅仅承武境初期呢!

“准备好了吗?”木城峰淡淡说了一句。

“开始吧!”说完阿克拉全身的元玄力暗自运转,虽然不惧木城峰,但他也不敢大意,他不能受伤,也不敢受伤,因为此时他正面临着暗夜佣兵团的追杀,任何一丝的大意都极有可能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哼!”

看着阿克拉淡然如水的双眼以及沉着的气势,木城峰重重哼了一声接着道:“既然你找死,那我就送你上路。”

相比于阿克拉的性命,木城峰的双眼已经被贪婪的**所占据。

“锵——”

伴随着一声尖锐刺耳的金属轰鸣,紫天剑剑贯长空,带起一道月弧状的紫色剑气,撕裂空气,朝着阿克拉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