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仙界 第一百三十三章任重道远

第一百三十三章

情急之中,他突然忆起了白衣男子说过的一句话:当你忘记生死,让全身周围形成一个气场,仙气与天地之气浑然一体,此时你将会打开自身的天穴,身体的感官会达到入神境界。

一直以来刘启都未曾达到过这种境界,今日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必须再尝试一次。

于是,他让自己静立于空中,呼吸放缓,直至几乎忘却呼吸。这时的呼吸较平常呼吸更深,更缓、更匀、更细,好像一根丝线,不松不紧,不折不断。

接着,他感到身体发轻发飘升入天空,随即又身体发沉深入地下千丈。

他的感官灵敏度是以往的数倍,闭着眼睛都能看清周围的一切,这不就是老子的上帝模式么?

“领。。。领域?!”变成全透明躲在一边看热闹的白衣男子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身边有无数的幻光,不,此刻这些已经不完全是幻光,翅膀虽然一样,但身体却大了两倍,形态上更似那长着翅膀的蛇。周围全是乌黑的魔气。

看来那魔神的诅咒把幻光全都变成了魔物。

这些魔物原本速度比幻光还快,如今在刘启的感知里变得缓慢无比,就连魔物的翅膀振动所带来的空气流动在他眼里都有了轨迹。

这种感觉妙不可言,似乎比上帝模式更牛一些,难道这就是白衣男子所说的天穴尽开的感觉吗?

他欣喜若狂地伸出手向一只魔物抓去,在如今的状态下,他只是常速伸手,但实际上他的速度快得无法用肉眼捕捉轨迹,瞬间那只魔物就被他抓在了手中,用力一捏,咯嚓一身脆响,魔物被他捏成了碎片。

一刻钟后,他身边的魔物被消灭完,远处的魔物暂时还不敢靠近,正好他的仙气已经逐渐枯竭,他缓缓飞到地面及时调息。

黑色的魔气逐渐凝聚在北方,魔物纷纷向北方的魔气汇聚而去。

半个时辰后,这些魔物又铺天盖地向他扑过来,飞行的速度居然加快了,看来魔神将它们升了级。

刘启此刻也已经调息完毕,打开天穴需要一个入静的过程,仙气也必须运行到巅峰状态,为了更持久地保持入静状态,他的仙气就不能过多消耗,如此也就意味着他暂时无法用仙气护住自己的肉身......

“唔~~~”魔物一口口撕咬着他的皮肉,这次它们的尖牙居然能刺入皮肤两寸,顷刻间就能撕下他一小块皮肉。

疼痛让他无法静下心来,若是再无法入静,那些魔物已经蜂拥而至,那他必死无疑!

刘启咬紧牙关,强忍着剧烈的疼痛,循着之前入静的方法,置生死于度外,在这种极致的体验中,他入静了......

魔物在他眼中放慢了速度,他迅速出手把身边的魔物一一抓住捏成粉末,再御风而行穿梭在魔物之间,一只只魔物被他抓在手里捏死。

半刻钟后,仙气消耗殆尽,魔物也进入了重聚升级的状态,于是,双方都进入了半个时辰的中场休息。

半个时辰后,双方再次进入大战......

一年后,刘启的入静速度是之前的两倍,虽然魔物的数量不减反增,但却已经不能威胁到他的性命。刘启反而不希望魔物这么快就被消灭,因为自己还需要它们辅助修炼。

两年后,他的入静速度是之前的三倍......

三年后,他的入静速度是之前的四倍......

十年后,他已经可以随时进入入静状态。而所有的魔物全都被消灭殆尽,当最后一只魔物被消灭的时候,所有的魔气瞬间烟消云散,整个南极顷刻间拨云见日,久违的阳光直射下来。

刘启静静地坐在一棵树稍上闭目冥想,沉淀十年来的感悟。

夜幕降临,他突然睁开了眼睛,扭头看向远处的一座高山顶上,他微笑着缓缓站起,向山顶处飞去。

“十年,你把幻光和魔物都消灭了,还开了天穴,不错嘛!”白衣男子笑看着飞到他身边停下的刘启说道。

“考验算过了吧?”刘启平静地看着远处的连绵群山。

白衣男子轻笑了一下,久久不说话。刘启有些疑惑,因为他感觉他的笑容中带着许多苦涩,好似背负了太多沉重的东西。

如果,一切能如这考验一般简单,那该多好!

良久,白衣男子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凝望着刘启。

这个小子是他挑选的,那家伙按他当初的设定送了他进来,本来以为又如之前的几十个弟子一般无用,不对他抱有多大的希望,但见他在知崖境天中独自生活了一年,毫无修为的他应对蟒蛇和黑豹,能临危不惧地化险为夷,他逐渐升起了心中的希望。

不可避免地,他和之前进入知崖境天的弟子一样,失去了所有的意志,只是单纯的活着。于是,他故意把刘启引入黑海,又将紫色荧光蝶从西极引来,就为了激起他心中的走向更高的**。

三十年间,白衣男子教刘启重新把修为提升,由于这小子飞升前不知为何已经修炼至地仙境,伪道的领悟更是深入骨髓,还好现在已被紫阳消除,因此这次的重新修炼并不是非常困难。加上他意志异常坚韧,能忍受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能克服常人不能克服的困难,因此他的修为没有任何悬念地恢复到了以前的地仙巅峰,甚至比之前的根基更稳固,战斗力更强。

只是,这些远远还不够!

这小子肩上背负了他们全部的希望,整个人仙界乃至整个仙界的希望。他将面临的困难无法想象,这些修为还真如螳臂挡车。

这知崖境天已经没有法子再提升刘启的修为,只有到了外面的世界,他才会有更快的发展。

或许,是时候考虑把这只雏鹰放出去,让他接受世间的万重考验,才能真正蜕变!

白衣男子猛然腾空而起,嗖地一声钻入云霄,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小子,看看如今的你能否追上我~~”

刘启撇了撇嘴,都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游戏!

不过,他还是不甘示弱地向空中飞去,速度比那幻光还快上几倍,瞬间就消失在了天际......

斗苍教的云霄殿内,清阳金仙、明阳金仙和云阳金仙布下了结界,三人一直密谈了一天一夜。

“师兄,真的要走到这一步吗?”云阳金仙凄然地问着清阳金仙。

清阳金仙长叹了一口气,“云阳师弟,师祖也是无奈之举啊......”

明阳金仙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力道大得居然把黑玄木所造的方桌拍得支离破碎,“憋屈死了!师祖居然算不出到底是何浩劫,这叫人如何防备?”

“两位师弟赶紧把要入仙宫的人选定下来吧!”清阳金仙说道。

云阳金仙和明阳金仙都沉默了,毕竟都是自己的弟子,手心手背都是肉,留谁舍谁都很难抉择,可仙宫能容纳的人数有限......

云阳金仙从云霄殿回去的路上就遇到了火凌,露水已经打湿了他的衣衫,看来已经等了很长时间。

“师傅!”火凌给云阳金仙见礼。

云阳金仙叹了口气,他又如何不知道火凌前来找他是为了何事,“火凌,你无须多说,三日后你必须入境仙宫!”

“师傅~”火凌给云阳金仙跪下了,他实在无法做出把师傅扔下,把其他师兄弟扔下,把斗苍教扔下,他不要入仙宫。

云阳金仙把火凌扶起来,这个弟子本性纯良,天资奇佳,说什么也不能留下来送死。他对火凌说道:“火凌啊,你别瞎想,师傅和你清阳师伯,明阳师叔在一起的,何况还有紫阳师祖,他的修为已是金仙巅峰,世间能伤他的人没几个,所以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凶险。”

这次师祖下令:所有高阶弟子和资质好的弟子全都必须入仙宫。

紫阳师祖是想为斗苍教留下传承和根基啊!

“师傅,您不要骗火凌了,若是不凶险何须要我们这些弟子入仙宫?”火凌双目含泪地对云阳金仙说道。

云阳金仙哑言了,他拍了拍火凌的手,“火凌啊,你看那边来的是谁?”

火凌顺着云阳金仙的手指方向看去,却没看到什么人,他疑惑地正要回头,却感觉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云阳金仙把昏迷不醒的火凌抱回了房间,这一下他会睡上七日,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仙宫了。

紫阳师祖在房里打坐,门外跪着一个人,那就是他特收的弟子白泽轩。

白泽轩因为身份特殊,平时事务繁多,所以在斗苍教的时间并不多,不过他天资过人,紫阳师祖传授的功法他学得非常快。对于这个弟子,紫阳师祖还是比较满意的。

“泽轩,你进来吧!”紫阳师祖对着门外的白泽轩说道。

房门自动打开,紫阳师祖盘腿坐在蒲团上,手里握着浮尘。

白泽轩站起来,缓缓走入房中,对着紫阳师祖跪了下来,“师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