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仙界 第一百六十二章魔主他妈

第一百六十二章

刘启点点头,继续看着白衣男子,因为他隐隐觉得考验就要来了。

白衣男子果真继续说道:“你的第二个考验就是,抓住这些幻光,你只需要抓住它,它身上的金光就会消失,当这南极的金光全部消失的时候,就是考验结束之时。”

这时,一只幻光飞到了刘启的眼前,全身金光灿灿,他伸出手想抓住它,谁知一眨眼功夫,它就像凭空消失了,刘启呆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怎么不见了?瞬移怎么抓?”

“哈哈哈,瞬移?那是因为它的速度太快,你的眼睛跟不上它的速度而已。”白衣男子笑着说。

“那你还让我去抓这些幻光,而且还那么多!”刘启不可置信地看着满天飞舞的幻光说道。

“若是没有难度那还叫考验?“白衣男子鄙夷道,懒得再理刘启,说完这一番话“嗖”的一声就消失不见,只留下刘启独自看着这些幻光发愣。

折腾了几个时辰,刘启挫败地站在地面上看着满天飞的幻光,这些幻光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御风飞行的速度已经提到了极点,依旧连幻光的边都没挨上。他忙活了一个晚上,一只幻光都抓不住,白日里的幻光在阳光的照射下更加金光灿灿,晃眼得很,更是增加了捕捉的难度。

看来想要捉住这些小飞虫,必须提高自己御风的速度,否则一只都别想抓住。

想到这里刘启不再去管幻光,找了个山顶,盘膝而坐,沉下心静静地感悟起来,感受风从身边掠过,在心中描绘它的轨迹,感受着风的情绪。。。

狂风吹散了他的长发,微风轻吻过他的脸颊,时而像狂暴的野兽,时而像温柔的姑娘,时而像顽皮的小孩,时而像沧桑的老人。

有时他不动如钟地坐在地上,有时他站在树梢随着风而摆动,有时他躺在半空枕着清风入眠……

晃眼间一年时间过去,此时的他已经可以清晰地描绘出每一缕风掠过的痕迹,空间中充满空气,流动而形成风,而开始流动的起点也许很遥远,刘启做到的正是无论那起点在哪里,总能第一时间感受得到并同时到达那里。

“嘿嘿,这不就是蝴蝶效应么,风暴未起我就直接到达了那只蝴蝶面前,理论上讲确实超越了光速,似乎还牵扯到了时间和空间的法则?”刘启喃喃自语。

系统还是没有任何动静,面板依旧显示升级中,刘启很怀疑已经死机了,无奈没有重启功能,倒是有一些小法术已经升级完毕,他的天眼重新开启,变成了混沌天眼,开启之下满天的幻光在他眼中变成了一条条金色的线,一条金色的线正好从自己眼前掠过,他迅猛地伸出手一抓,手心中一阵涌动,挠得他的手心痒痒的,他把手打开,一只幻光出现在了他的手里,只是身上的金光慢慢地黯淡下来。

金光熄灭后的幻光就跟普通的小虫子差不多,它在刘启的手里爬了一会,似乎向刘启吐了一口口水,然后抖起翅膀飞走了。

刘启微笑地看着漫天的幻光,腾地一下御风而飞,速度之快就如光影一般,他随手凌空一抓,一只幻光就被他锁在手心里。

一只只幻光在他的手里金光黯淡......

他完全沉浸在御风之术的领悟之中,完全不知道额头上的黑白八卦印记已经越来越清晰。

三十日后,他盘腿坐在地上冥想,这是他每日必做的事情,因为他发现每一天抓完了幻光,对御风之术都会有新的领悟,必须经过时间来沉淀。

体内丹田之中青山星球界壁之中,一条条法则锁链缓缓形成,可惜刘启现在无法内视,并不知晓。

正在冥想,额头上的黑白八卦图案突然亮了起来,一股黑烟从额头钻出,十几息后,他睁开眼睛,错愕地看着眼前这个巨大的女魔,火红的眼睛,血盆大口,两只尖尖的魔角竖上了天空。

“刘启,你杀了我儿,今日我成了魔神的使者,血债要你血偿!”魔鬼的声音沙哑,带着强烈的攻击刺入他的双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魔音穿耳吗?刘启赶紧封住耳识,心里暗自琢磨。

这个魔鬼的样子似乎似曾相识,可是老子杀了辣么多的魔族,鬼知道哪一个是你儿子?说到鬼,似乎好像刚好这里就有一个。

刘启深深地疑惑了......

突然,他脑海里闪过了魔主的脸,他不可置信地喊出来,“你是魔主他妈?!”

“哈哈哈~~~~你终究还是记得你的罪行!也省得我多费口舌!”女魔恨恨地说道。

“唉......魔主的事情我是真心觉得遗憾,死得太容易了。不过似乎也是他先来招惹我的,跟你说这么多也没有什么毛用,和沙雕讲道理最好还是靠拳头。魔主设计他自己的计划,若是弱小之人死也是白死,可惜他惹上了我,又可惜我刚好比他要强上一些,若不是老子有两把刷子,早就已经化成土了,算上这些,他杀了我那么多人,我杀他,难道不是应该的吗?”刘启摊了摊手道,白衣男子肯定就在附近,两个打一个,总比自己一个人拼命舒服,先拖延一下女魔,看看鬼修老兄来不来帮忙。

女魔突然歇斯底里地嘶吼起来,“就算你死一百次也是贱命一条,怎么偿还我儿子的死?”

这道魔音直接把所有的幻光都震到了九霄云外。顷刻间天地间的金光消失殆尽,天色变得昏暗阴沉。

刘启头疼不已,都说打了小的引来老的,这种桥段倒是寻常,只是没有想到,杀了小的魔王,来了老的魔主,再杀了老的魔主,居然还有更老的他妈,听女魔口气背后似乎还有个叫魔神的,看来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要跟这家子人硬肝了。

于是,刘启问道:“那你想怎么偿还?一只烤鸡腿如何?实在不行就两只,再多没有了。”

“呵呵,我把灵魂卖给魔神,才换来一个诅咒,让你死于万蛇之口!今日,就让我见证你的毁灭,偿还我儿子的命~~~~”女魔冷笑道。

接着,女魔哈哈莫名奇妙的狂笑起来,破空而起,不多时女魔化作一片黑烟滚滚从天空中翻滚而下,整个天地瞬间变得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就算刘启的混沌天眼都无法突破黑暗,这让他感到非常惊讶,从来没有混沌天眼看不穿的东西,今天终于让他见识到了,看来这魔神不容小觑。

忽然,黑暗中窜出一个东西,他避之不及,手臂被类似尖齿的东西咬了一口,瞬间血就冒了出来。

“咝~~”刘启用手捂着伤口,他在瀑布下炼了铜墙铁壁之身,肌肉的密度是常人的几十倍,但这怪东西的牙齿依旧能扎破他的皮肤对他造成伤害,而且这伤口很疼,还有些发烫,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

还在愣神间,耳边传来嗡鸣声,似翅膀扇动的声音,这声音怎么和幻光如此相似?

“啊~~~”他突然感到腿上和背上都被咬了,鲜血瞬间又涌了出来。

这时,更多的嗡鸣声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他面色发白地腾空而起,有一只朝他的脖颈靠近,他迅速地出手想抓住它,却惊讶地发现这东西刺溜一下就从他指缝中溜走,他的动作已经快如闪电,就连幻光都逃不过,这东西居然能溜得这么快,到底是什么?

他刚才有触到这东西,身上滑溜溜地,背上有翅膀,若不是这东西会咬人,他都要错认为就是幻光。

黑烟越来越浓,四周仿佛涂了墨一般,他的混沌天眼又失去了作用,整个人如摸瞎一般。

“啊~~~”身上各处都被咬了,伤口奇疼无比,之前的伤口越来越烫,似乎还流血不止。照这样下去他的小命恐怕要交代了。

他迅速地在身上的各处窍穴点了几下,预防血液无止尽地流出。

这些东西疯狂地涌上来,就像饿了几百年一般冲上来要撕咬他,他甚至听到了这些东西之间因为争抢点心而互相碰撞的声音。

他立刻飞速地往稀少的一方飞去,迎面飞来的东西被他不断用手挥开,身后还有数以万计的东西在追赶他,若不是黑暗中这些东西互相碰撞减慢了速度,他就算把御风之术用到极致也无法逃开。

尽管如此,他的身上依旧增添了许多新的伤口,就算此时什么也看不见,他也能知道身上的衣衫已经被血染红。

刘启拼命地在空中飞行,那些会咬人的东西从四面八方向他攻来。

他只好运起身体里的仙气,皮肤的硬度瞬间增大了几倍,只听到叮叮当当地声音传来,那些咬人的东西咬不住他的皮肉,牙齿和他的皮肤撞击出声响。

一刻钟后,仙气就会枯竭,那他的血肉之身又终将暴露于外。他得想办法解决眼前的麻烦,否则自己就成了这些怪物的点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