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仙界 第一百六十一章风之法则

第一百六十一章

刘启躺在岸上,侧头面向东方,火红的太阳已升上半空,此时已经开始耀眼令人无法直视。

他只要坚持,黑夜终将过去,属于他的黎明必定会重新到来,他也将会似那天上的红日,终将耀眼得让所有人都无法直视!

刘启握紧了双拳,坚定地爬起身,再一次向那咆哮奔腾而下的瀑布冲去......

一个月过去,刘启终于在摔得遍体鳞伤后爬上了陨石圆台。但他根本无法直起身子,因为那瀑布之水直接把他压在圆台上,那力道如一块块巨石重重地撞在他身上,每一寸皮肤都被撞裂,鲜血渗出后即刻又被水冲刷干净,若是没有仙气护体,他早就被撞得粉身碎骨。

他运起仙气在身体里运行,他不知道的是更多更精纯的不明气体从他的毛孔中渗透进身体,伤口在慢慢愈合,不过瀑布之水把伤口重新撞裂,就这样周而复始地循环着。

一个月后,他的一条腿可以缓缓曲起。

两个月后,他可以同时曲起两条腿。

三个月后,他的手可以抬起。

四个月后,他的四肢都可以活动自如。

五个月后,他的头可以抬起。

......

一年以后,他可以随意地进出瀑布,坐在陨石圆台上。

白天,他坐在陨石圆台上接受瀑布对他的撞击,晚上他爬到知崖山顶上吸收整个知崖境天里最精纯的不明气体。

一晃眼,十年过去了……

刘启已经能自由地在瀑布中来回穿梭,甚至能从瀑布中逆流而上攀上悬崖采摘水灵芝,这可是治伤疗伤的灵药。

这天晚上,刘启没有上知崖山,而是把最近一段时间采摘的水灵芝用草绳穿好,挂在大树的枝桠下,水灵芝风干后碾成粉末才比较好保存。

白衣男子斜靠在另一根枝桠上,笑看着他忙碌的身影,“如今你已是地仙三重修为,可以跟我到知崖境天的南极走一趟了。”

“又出新考验了?”刘启手上的动作不停。

“没有新考验你在这也待得无聊不是?”白衣男子笑道。

刘启晾完最后一个水灵芝,抱着手看着他道:“说吧,什么时候出发?”

“三日后的子时,我在知崖山顶等你。”

白衣男子一边说一边瞧着刘启的额头看。

“干嘛这么奇怪地看着我?”刘启疑惑地问道,“我额头有东西吗?”说完他还用手摸了摸额头,以为是沾了什么东西。

“你用鸟屎在额头上贴了朵花?”白衣男子调侃道,“没想到现在的人对美的定义已经如此深奥。”

刘启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不知道你说什么?”

刘启额头上一个似八卦的印记最近越来越清晰,他自己不知道,但白衣男子很清晰地看到。他隐约觉得他额上的黑白印记像是某种诅咒,还有淡淡的魔气。

他就算知道也不打算提醒他,因为这也算是一种修炼的考验,能通过层层考验,他才会是最后的终极人选,否则只好淘汰。

三天时间里,刘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因为按白衣男子的一贯作风,每次考验都是异常艰难,稍微不注意就会枉送性命。

子时,他爬上了知崖山顶,白衣男子站在悬崖边上等着他。

他也像白衣男子一般走到悬崖边上,望着脚下烟波浩渺的云海,皓月洒下了银色光华,美不胜收。

白衣男子扭过头对他笑了笑,“走吧!”

说完,刘启目瞪口呆地望着他跃出了悬崖踏空而去......

白衣男子的声音从下面十几丈的地方传来,“第一个考验就是你要学会御风而行~~”

他的话音才落,一阵莫名的狂风忽然刮起,直接把站在悬崖边上的刘启刮出了悬崖。

“啊~~~”

一声尖厉的喊叫声响彻云霄。

这里的引力有多大,在这样狂虐的自由落体运动过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狂风把他的头发和衣衫往后扯,身上的皮肉如被刀割一般疼痛,他疯狂地手舞足蹈,想抓住任何可以减缓下落速度的东西,无奈他下落点距离山壁有点远。

他惊恐地尖叫,不止一次地设想自己落地的时候会不会直接成了肉末?头落地还是屁股落地?亦或是四肢或躯干先落地?

他开始穿过云层,浓浓的云雾让他看不清任何东西。他知道穿过了云层,不久就会落到地面,很快就要与大地来一个重吻。

啊!老子话说以前是会飞的嘛!危急关头刘启突然记起了这茬,他兴奋地心中默念功法。

怎么回事?

没有一朵云前来托住他。

刘启试了好几遍,所有遁术都失灵了?

“没用的,你那些法术在知崖境天都无效,只能御风!”白衣男子不知何时竟然与他并排而落。

“你丫的!我不会御风!”刘启一看到他就气得大吼,伸出手就要拽他,无奈手触到他的身体就已经穿体而过,根本无法抓住。

“现在教你!”白衣男子笑着说道。

刘启觉得他迟早会被白衣男子气死,他咬牙切齿地吼道:“早点教会死啊?”

白衣男子笑得更欢了,“早点教会不会死我不知道,可我知道若是你再不学就一定会死!”

刘启低头一看,顿时吓得脸色发青,穿过了云层,已经隐约可以看到陆地了,就像白衣男子说的,再不学就摔死了!

“那你还不快点~~”刘启急得大吼。

白衣男子笑着说:“你仔细听好!”

他快速地念出了一大串口诀,并强调了注意事项。

刘启已经非常认真地听了,但由于口诀太长也太繁复,他念完以后,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下落的速度。

“这么长,你再念一遍!”刘启大声喊道。

白衣男子再一次快速地把口诀念完。

刘启心里不住地咒骂,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白衣男子微笑地看着他,没错,他就是故意的,只有在危急关头才能激发出他无限的潜能。

眼看着陆地越来越近,他已经试了好多遍,那口诀依旧是不对,他已经开始冒冷汗了,白衣男子已经开始口诀,按他下落的速度和仅剩的下落高度计算,他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

他凝神聚气,把生死置之度外,把白衣男子念的口诀在脑海里反复,体会每一句口诀的真谛,让身体里的每一个毛孔都感受着周围气流的变化。

白衣男子虽然面带微笑,但其实他的心里也是忐忑的,这个小子能否过这一关他其实心里确实没底,但他觉得必须要这么做才能让他真正掌握御风的最高境界。

地面越来越近了,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树顶上叶子的形状。可刘启的速度依旧不减,他紧闭着双眼,四肢已经全然放松。

白衣男子有些不忍心地扭过头去,他飘离了刘启的身边,或许他还是看错了,花了这么多的时间来培养这个小子,最后还是失败了,这知崖境天里的生活的确太过枯燥乏味,死亡或许对于他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十丈......

九丈......

八丈......

......

一尺......

本以为会听到巨大的撞击声,会看到身体支离破碎的场面,但是却没有,一切是那么静悄悄,白衣男子惊奇地朝下面看去。

刘启在撞击地面的前一息调转了方向,他缓缓地抬起脚凌空踏步,轻风绕着他的身体打转,他伸出手就能抓住它,原本他以为风是无形的,现在他才知道原来风也可以揣在手里,只要你能掌控它。

“小子,不错啊,你参透了风法则的最高境界。”白衣男子飘到了他的身边。

“谢谢,若不是你,我至今也无法体会原来修行也是体会生命,对生死的感悟。”刘启笑得非常开心,他以前的修行因为系统原因显得太过容易,没有好好地体会大道,这一次学习御风术的过程同时也向他打开了修行的另一扇大门。

白衣男子微笑着点点头,看来这小子还是有希望的。

刘启和白衣男子御风而行,时而凌空漫步,时而乘风而行,三日便到达了知崖境天的南极。

“哗~”

刘启不禁发出了一声感叹,南极与其他三极不一样,这里满眼都是金色,不仅树叶是金色的,地面是金色的,就连河里的水都是金色的,就算是在晚上也难掩它的绚丽。

“你下去看看。”白衣男子轻轻说道。

“嗯?”刘启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下去看看又会有何不同?他疑惑地走到地面上。才一落地,哗啦一声,地面上的金色全都飞了起来,引得树上,水面上,甚至四面八方的远处都飞起了一片金色......

“这......这是怎么回事?”金色飞起来以后,大地恢复了它的颜色,刘启着实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呆住了,他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现象。

“飞起来的都是一种叫幻光的虫子,速度堪比光线,从你的眼前掠过的时候,你甚至以为那是幻觉。”白衣男子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