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仙界 第一百六十章这个鬼修不简单

第一百六十章

刘启凄苦地看着这毫无遮挡的知崖山顶,乌云就在头顶上飘,仿佛伸手就能扯下一团。每隔半个时辰就打一道炸雷,伴随着巴掌粗的紫电咔嚓劈下来,刘启避无可避,直接就给劈得晕死过去。

雨水劈头盖脸地打在他的身上,冰冷刺骨,生生又给冻醒过来。

他的脸贴着粗糙地岩石壁,眼睛缓缓睁开,狂风吹着雨水打在脸上生疼,他一边眨着眼睛一边撑着手坐起来,本以为趴着那雷劈不到他,谁知照样劈,而且准头奇好,明明那么大一块空地,偏偏就他在哪劈哪。

他的衣衫又变得破破烂烂,一头乌发如今跟个鸟窝没两样。

身上火辣辣的疼,这雨水一冲,他几乎要再次晕过去,伸出手一看,身上的皮肤全都破了皮,如同高温灼伤一样。

狂风持续不断地吹打着,一股精纯的不明气体不知不觉地钻入了他的皮肤,从伤口中,皮肤表层,呼吸系统......可谓是无孔不入。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天上的炸雷再次响起,手臂粗的闪电也随之而来。同样是不偏不倚地劈在了他的身上。

他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头发传来了糊味,晕过去的时候他还在想,自己是不是成了一个秃子?

不明气体越来越多地围绕过来,往他身体里钻,他的伤口在缓慢愈合。

轰隆~

咔嚓~

炸雷和闪电如期而至……

刘启不断地晕过去又醒过来,每次他都以为自己会不会要死了,可总会有一股精纯的不明气体悄然进入身体,让伤口慢慢愈合。

暴风雨持续不断地下了三天三夜,他也被那滚滚天雷和霹雳闪电蹂躏了七十二个小时。

七十二个小时一过,天上的层层乌云顷刻间消散得无影无踪,东方升起一点鱼肚白,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若不是身上的湿衣提醒他,他会以为之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境。

身上的伤口随着不明气体的入体而慢慢愈合,就连他脸上的伤疤也消失不见,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小嘴吸收这些精纯的不明气体。所有的疲惫一扫而尽,他觉得全身拥有了使不尽的力量。

一道霞光照到他身上,淡淡的暖意让他情不自禁地爬起来。

只见天上霞光万道,红云朵朵,下边连绵云海,万顷碧波。初升的太阳,若隐若现,若明若暗,翩翩起舞。

“是不是很壮观?”

白衣男子的声音突然传来,“你每次都是出现得恰到好处,是不是一直在旁边偷窥?”刘启没好气道。

白衣男子但笑不语。

“你的承诺呢?我现在可是活得好好的!”刘启有些小得意。

白衣男子笑着摇摇头。

“喂,你倒是说话呀!”

刘启有些着急了,好不容易才爬到山上,还被雷劈了三天三夜,他容易吗?

“你试着运气看一看!”白衣男子依旧笑意满满。

“嗯?”他疑惑地望着他,两息后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即尝试着运起丹田之力。

几十息后,心中的狂喜再也抑制不住了,他疯狂地跳了起来,一边尖叫一边笑,最后他冲到悬崖边上,对着远处的云海大声喊道:“啊~~~我刘启成仙了~~~”

白衣男子看着兴奋得进入癫狂状态的刘启,微微地笑了。

从知崖山顶上下来后,刘启就正式开始了修炼。

白衣男子让他从最基本的炼体开始,一遍遍地徒手攀爬知崖山,从开始的最长用时七十二个时辰,到最后最短用时两个时辰,他用了十年的时间。

一个暮色黄昏后,他在篝火上烤着一只卷耳兔,皮已经烤成了金黄色,脂肪滋滋地冒着小泡泡,油滴到篝火里蹭蹭地冒出新的火苗。

香味飘向了躺在树上的白衣男子,他吸了吸鼻子,“这知崖境天里跑得最快的卷耳兔都让你抓到了!”

“为了填饱肚子,天上的月亮我都能抓下来!话说仙人不是不用吃东西么?”刘启没好气地说道。

白衣男子扑哧一声笑出来,看来这小子今日有些情绪。

刘启撕下一条兔子腿,很没形象地撕咬起来,这粗鲁的吃相也是少见。

白衣男子失笑地摇摇头,他当然知道这小子在闹什么脾气,每日让他爬知崖山炼体,这一炼就是十年,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受这种枯燥且艰难的苦。

“说什么修炼速度提高二十倍!全是放屁!”刘启嘴里不住地嘟囔,但又不敢骂出来。

“咳!”

白衣男子自然听到了刘启的抱怨,他笑了笑说道:“刘小子,修炼速度提高二十倍没错,那是对正常的修仙者来说的。”

“那你意思是我不正常咯!?”刘启有些恼怒。

“你确实不正常......”白衣男子果然看到他濒临爆发的边缘,“我才发现你原来是虚无仙根。”

“那怎么了?”刘启压住火气耐着性子问道。

“所以你需要的时间会多一些,不过你的能力将会是同等级里边最强的,甚至强出了......数倍......”白衣男子缓缓说出。

“强出数......数倍?”刘启不可置信的问道。

“是的!”白衣男子说道,或许正是因为如此,那家伙才会把他的修为打回初始状态,再送到知崖境天来。

自那天晚上后,他再也没有任何怨言地沉浸于修炼当中。

这一日,白衣男子把他带到了知崖境天的中部,这里有一挂瀑布,这瀑布落差有五百多丈,从下往上望,就像天上的银河之水奔入人间,在月光下闪着银色的光华。

由于落差太大,水的轰隆声地动山摇,震耳欲聋,若是初来知崖境天的他进入这里,必定会被这声音震碎经脉,就算如今的他依旧觉得头疼欲裂,胸闷异常。

潭中除了瀑布底下的一块圆台石,没有其他的石头,因为这瀑布的冲击力太大,所有的石头都会被瞬间击碎,只余下那块不知是何材质的圆台石。

“那是天上落下的陨石,硬度是普通石块的几千倍。”白衣男子总是适时地帮他解释心中的疑问。

“你为何带我来这里?”刘启祈祷不要像他心中所想的那样。

白衣男子露出了迷之笑容,让他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半晌后,林中传来了刘启那道惨绝人寰的尖叫声,几乎可以与瀑布奔腾之声媲美。

刘启拼命地摇头,“我不去!”

“这可是炼体!坚持下来你会无坚不摧!”白衣男子耐着性子哄道。

“你觉得我有那块陨石硬吗?”刘启瞥了他一眼。

“呃......试试看啊……”白衣男子摸摸鼻子不敢看他。

“试?万一被砸死怎么算?”刘启有些生气地喊道。

“天雷都劈不死你,还怕什么?”白衣男子有些好笑地说道。

“不去!”刘启把头偏向一边,他又不是傻瓜,明摆着是送死的事也干。

白衣男子眨巴了一下眼睛说道:“真的不会死,而且经过这样炼体,你将来的能力会比同等级的修仙者高出五倍!”

“五......五倍?”刘启不可置信地再问一遍。

白衣男子扭过头偷偷地笑了,他就知道这么说这小子一定会动心,笑完了他又若无其事地转过头看着他点点头。

刘启咬牙望天,一副壮士断腕的模样,因为他知道白衣男子的话不可尽信,他什么都说得很轻松,其实去做了才知道九死一生。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岸边助跑起跳,一个纵身想跃到了陨石圆台上。

“唔~~”

刘启连陨石台的边还没摸到就被瀑布那千钧之力狠狠地砸进了潭底。他使劲全力才在湍急的水流中游到岸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气急败坏地冲着岸上笑吟吟的白衣男子喊道:“搞什么鬼?上都上不去!”

白衣男子好似早就预见了会这样,他微微一笑,“爬上圆台就是一项考验!”

“卧槽!”刘启爆了一句粗口,两手狠狠地拍了一下水面,发泄心中的愤怒。

“什么槽?”白衣男子奇怪地问道。

“家乡话,夸你很有智慧,能想出这种炼体的方法!”刘启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说道。

“嗯,你其实也很槽,很快你就可以爬上圆台了!”白衣男子依旧笑吟吟地说道。

刘启:“......”

他恨恨地爬上岸,再一次助跑起跳向瀑布里的圆台跳去。

再一次听到啪啦地落水声,这次他的头被瀑布直接压到潭底,直接撞得他眼冒金星,好不容易游上了岸,趴在岸边动弹不得。

白衣男子坐在附近的一棵大树上,看着满脸是血的刘启,心中有一丝不忍,但他依旧没有出声,他要看看这个小子能做到什么程度。

刘启有些懊恼地捶了捶地面,难道他就爬不上那个陨石圆台?他今日就偏不信这个邪!

于是,他爬上了岸,继续助跑起跳向瀑布中的陨石圆台冲去......

夜幕渐渐撤离,红日像一炉沸腾的钢水,喷薄而出,晶莹耀眼,满天红云映红了整个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