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仙界 第一百五十九章南柯一梦

第一百五十九章

然而控制平天壶也颇费功力,那年轻人同样的相形见绌。

刘启在众人大逃亡的时候却呆立当场,那个什么壶竟然对自己根本不起作用,于是他在那青年落在岸边后,悄悄绕到了他身后,偷偷摸出匕首向青年后背插去。

可就在匕首才触到那青年的后背时,就已经被他发觉,青年转过身用平天壶对着他,刘启一愣要往回闪开,可那股超强的吸力却无视了刘启,将刘启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妖修吸扯了过来,妖修根本就无法抵挡地被吸入了壶中,空中只余下他惊恐的叫声。

由于青年的分神,等他再望向海面,哪里还有人,就连一条鱼都跑干净了,再回头,用匕首捅他的人也没了踪影,他气得连声大吼。

“哼!暂时先让你们得意几天!”青年人狠狠地瞪了几眼海面,才转身离开。

黑海一连几个月都风平浪静,下面的人就算知道海面上的封印已解,却无人敢出来,因为大家都害怕那人拿着平天壶来收人。

平天壶也因此一战成名,名誉大王小火随着他的消失而逐渐淡出了众人的视线,现在炒得沸沸扬扬的就是平天壶了,因此那青年开始疲于奔命地应付各地高手来抢夺这平天壶,还好他的修为摆在那,否则早就被人吃得骨头都不剩了。也正因为如此,青年人没精力来找黑海的麻烦,所以黑海的居民才得以喘一口气。

厉元从鬼界回到黑海已有八年,他从白翎那里带回来的雪凝丹让他恢复了正常。

这天,他骑着海狼跟踪一个身穿浅灰色长衫的男子,因为这个男子跟十年前在断生瀑布前偷袭他和火大人的海狼王隗沙很像。

隗沙当年趁他不备给他下了噬心蛊,害得他差点送命,后来找到白翎才解了蛊毒,他当时看着隗沙的魂魄被白翎从噬心蛊中抽出,死得不能再死了,可这次见到的这个人与他如此相像,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与隗沙长得很像的人行为鬼祟,似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他反正也闲来无事,索性就跟上去看个究竟。

这个灰衣男人到各个镇上的杂货铺和药铺购买了很多东西,直到他的那条黑鲸都快拉不动货物了才罢手。

临走的时候厉元跑到药铺和杂货铺问了,把他买的东西默默记了下来。

这个灰衣人乘坐着黑鲸快速地在海底穿行,若不是厉元的海狼速度够快,那早就跟丢了。灰衣人来到了卧龙山脚下,刺溜一下直接穿山而进消失了。

“什么?”厉元冲过去拍打着山壁,这可全都是石头啊,这家伙直接就穿过去了,他不死心地又查看了半个时辰,别说门了,连个老鼠洞都没有,这家伙怎么穿过去的?厉元纳闷不已,最后只能无奈地离开了。

卧龙山就像一条巨大的龙卧在海底,它盘踞着身体,头尾相连,山高陡峭,常有凶猛的海兽出现,因此鲜少有人出现。

山的内侧开凿了很多的洞,密密麻麻地有几万个,其中有一个最大的洞口设有结界。

洞中,之前厉元跟丢的灰衣人正派人清点分类带回的货物。

“沙爷,有传音信!”一个下人模样的人带来了一封信。

这个沙爷不是别人,正是隗沙,当年他只是分出了一半的魂魄附在噬心蛊里控制厉元,没想到被白翎灭了,如今魂魄只剩一半。

隗沙挥退了下人,打开传音信,一个年轻的声音传了出来……

世间过了几个月,知崖境天中却已过去几十年。

刘启今日徒手杀了一只云豹,他把云豹的尸体扔进了自己的临时洞府。这个洞是他找了好久才找到的好地方,洞口不远处有小溪,捕鱼捞虾都很方便,而且洞口就在悬崖边上,野兽都上不去,所以安全系数比较高。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里仙气充沛,是绝佳的修炼圣地。

白衣男子看着那只庞大的云豹尸体,砸了咂舌,“我说刘小子,你说你一个大派掌门,老干这种猎人的活,不大合适啊!”

“老子好不容易才找到我的朋友,你倒好又给老子给弄回来了,再说你不食人间烟火,可我却要活命!这里就你一个类似人的东西,要不你去替我干?”刘启没好气地说道。

白衣男子耸耸肩,晃荡了一下身下的藤蔓,整个人就似躺在吊床上一样舒服,“那是幻境,跟你说了八百遍啦,你过去只是精神投影,那境与你根本不匹配,那灵修手下以后能见到的,不要急,不过你现在这个样子比刚来的时候好多了!”

刘启简单收拾了一下云豹,割下一条腿架到火上烤,一边和他闲聊,“你待在这知崖境天里那么久,就不想出去吗?”

白衣男子舒服地闭上眼睛,缓缓说道:“我有我的使命。”

“什么使命?”刘启好奇地问道。

好久没得到白衣男子的回答,刘启疑惑地向洞壁上看去,原来那家伙已经睡着了,并发出了轻轻的呼噜声。

他没好气地嘟囔,“每次一问这个问题就睡着,哪都那么巧?”

这个白衣男子身份越来越让刘启好奇,这几年来,不管他走到哪里,每天一入夜准能见到他,他能随意地在知崖境天中穿行,这里的一切他都非常熟悉,只要是他能问得出的问题,没有白衣男子答不出来的。

对于他,刘启是真心感激的,回忆起四年前的那一天......

白衣男子指点他来到了知崖山,这是知崖境天中最高的一座山峰,从山脚下望去山顶直插云霄,云层在半山腰上漂浮,山壁陡峭险峻。

“你若能爬上山顶,我就教你秘法,修为提升的速度将是原来的二十倍,怎么样?你敢爬上去吗?”白衣男子挑衅地看着他。

二十倍!?

刘启惊讶了,难道真的有这种秘法?若真是如此,那他的修为很快就能提升!

他抬起头看着几乎垂直成九十度的绝壁,上山没有路,只有沿着绝壁攀爬上去,稍微不注意就会摔得粉身碎骨,危险系数很高啊!但为了快速提升修为,早日走出知崖境天,他咬了咬牙说道:“好,一言为定!”

白衣男子暗自点了点头,大声说道:“我在山顶等你!”说完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刘启把外套脱下绑在腰间,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了攀爬。登山攀岩活动刘启还是有些经验的。但是当他爬的时候才知道比起爬冰墙难度不知高出了多少,因为每一个落脚点很难找,这些石壁非常光滑,石缝和突出的岩石非常少,整块山壁看起来就像一块光滑的玉石。有时候他爬着爬着就找不到下一个落脚点了,于是他只能用随身带的匕首在山壁上凿出一个坑作落脚点。

越往上攀爬,山上的风就越大,有时候他被风吹得东倒西歪,手一打滑就摔了下去,他拼命地抓住一切能抓的东西,手上的指甲已经翻了几个,钻心的疼痛让他眼泪都流出来了,但是他依旧不愿意放弃。饿了就吃随身带的干粮,渴了就喝一口水囊里的清泉水,累了就趴在石壁上休息一阵。

三天三夜过去了,带的干粮和水都已经消耗殆尽,他只能以石缝里的野草充饥,天上的雨水解渴。云雾就在他脚下飘荡,朝霞在他身上印下绚丽的色彩,皓月向他投来柔和的荧光。

终于在第四天太阳从东边升起第一道霞光的时候,他爬上了山顶。

“哎,真的很好看,不看可惜了,难得上来一次!”白衣男子没有听到他的声音,疑惑地扭过头看,看到他呈太字型趴在岩石上睡着了,不禁莞尔,这小子还不错,居然能徒手爬上这加料的知崖山。

刘启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居然睡了一整天。

“终于知道醒了?”白衣男子的声音传来。

“我已经按你的意思爬上来了,你何时教我秘法?”刘启问道。

“别急,你看,这天边乌云翻滚,暴风雨就要来了......”白衣男子迎风站立,黑发迎风飘在脑后,白色的衣袂被狂风吹得高高扬起,整个人如仙人一般正欲乘风而去。

刘启不由自主地站起身看向远处,一大片浓得化不开的乌云正向这边飘来,滚滚雷声轰鸣不止,一道道紫色的闪电亮彻半边天,另外一边天却是皓月当空,繁星点点,这种异象让他惊奇不已。

很快,暴风雨就来到了头顶,狂风把刘启吹得东倒西歪,倾盆大雨直接从头顶倒下来,刘启用手抹了抹脸上的雨水:“喂~你不是说要教我秘法吗?怎么放我在这里淋雨?”说话间,雨水顺着脸颊灌进了嘴里。

“这是你必须接受的第二项考验,若是暴风雨过后,你依旧活着,那就算你过关。”白衣男子严肃地对刘启说。

“靠~到底有多少考验?你能不能一次说完?”刘启有点生气地喊道,突然一个炸雷在他头顶想起,把他吓一大跳,随后一道巴掌粗的闪电咔嚓一下打到他的脚边,把一汪雨水炸得四溅,他吓得忙抽脚跳了起来,“这......这会不会死人?”

“会!若是你经受不住......就下山吧!”白衣男子缓缓说道。

“如果我提前下山了,那么会如何?”刘启艰难地问道。

“你不会死,但你却没有资格再让我教你。”白衣男子道。

“不会死......那就会一直困在知崖境天,跟死了又有何区别?还不如赌一把,生死由天!”刘启咬了咬牙就决定了,当他再抬起头,白衣男子已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