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小叔苗深霖

我们几个,一路走回了玛法达家里,在这里又待上了一天,这才赶回去,我并没有回玉溪,而是直接跟着林尚天田辰溪他们到了兰州,农历八月十号就要到了,我们也准备回去后就买点东西,去给我二公祝寿。

往年的这个时候,都是余侍瑶张罗,去年的我也是在兰州过完后,就跑回去没待几天,被生活所迫,听说有个村子里有人在买古物,就兴冲冲地跑去了。

那里是因为下雨天,山体冲大水,古墓里的一些东西都被冲出来了,被当地的村民捡到,借此来发一笔财。

我们回去后,是准备把风千月给留下来的,但他说他也要回去才能找东西制作面具,不然也没办法帮我们,所以,我们只好让他回去了。

他要是没做好面具,也不好帮我们演戏不是,这一次,余侍瑶不能到,那么,就让风千月来代替一下,这也是为了老人家着想,毕竟我总不能说,余侍瑶跑路了,都不知道去哪了吧,这我说不出来。

很快,我们就买好了礼物,放在林尚天的宅子里,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就在家躺着,算是休息了,长时间的疲惫,还有我感觉身体失水有些严重,所以这几天我都把自己当成了一条鱼,一天要喝很多水来补充水分,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晚上得起来很多次,实在是要拖到后半夜才睡着,第二天早上又被憋醒,接着上。

小豆我没有让他回玉溪,毕竟他要是回去,那就只有一个人了,这段时间也不是很忙,出来一趟不容易,就让他跟着我们放松放松了。

当时,在沙漠里,我问了小豆,我以为的是,他是不是看到了些什么景象,所以才会这样,结果,他说当时根本啥也没有看到,但看起来貌似大家都看了什么,就他一个人,他感觉有些不入群了。

我当时真的就想给他一巴掌了,亏得我还以为他是不是看到什么了,所以才那么心事重重。

不过,他没有看到的原因,也可能是他没有什么想要看到的吧,我也不好说,毕竟这个蛇母,我都还没有摸清楚到底是什么底细。

在我们走后,那地方变成什么样子,都不是我们关心的问题了,或许就想是柳州坤说的那样,是一种解脱。

赵瘸子的话,我们目前还不打算去找,反正也不着急,那人在京南镇,那在广西梧州那边,我们暂时先不去那里,毕竟现在我们手头上也还有事情要做。

张天回来后就直接去了京城,说这个时候也该去龙家看看了,龙家的事情他不能不管,林尚天还调侃他是不是想入赘龙家了,也是被张天一笑带过。

我们从古城下带出来的那个玉辞碑,最后张天交给了我,虽然我不知道他这是什么用意,但还是收了下来。

田辰溪他倒是对这个玉辞碑很感兴趣,他们当时根本没有去那座木塔的地方,也没有看到大钟,更没有见到那具棺材了,所以,他不知道这个也是正常的,他和林尚天,几乎是从里面出来之后,就直接朝着这遗迹过来了。

到最后,这玉辞碑,就准备放在我的店铺,看看能不能找到要买它的买家,也算是给我仓库添加一个货物。

可能是这几天在沙漠过得太憋屈了,很多东西都没吃到,这一回去后,我们几乎是把周边的小吃都迟了个遍,可这都还不解气,林尚天他直接跑去泡妹子,跟她们说我们在沙漠冒险的奇幻之旅,当然,这里面自然是要被他改版一些的,不然,被别人知道我们的身份,怕是要被抓去蹲几年牢了。

现在改变了很多,不像以前那样,就直接弄枪毙了。

就这样,我们便开始等待那一天的到来,等待着风千月的到来,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好几天,等到了前一天,我们就要开始准备出发了。

一大早,我们一出院子,林尚天刚把门打开,我们就看见风千月戴着一副看着像是树皮一样的面具,手里提着一袋包子,单手靠在门框边上,然后做了一个耍酷的姿势,对我们说到:“哈喽各位少年,你看我给你们带来了什么?”

林尚天过去把他手里的包子接了过来,一转身就说道:“好了,东西已经到了,你可以走了。”

“别,没这样玩的啊,我还准备趁几天饭呐!”风千月跑了进来。

我好奇地看着他,然后问:“老风,你不是要易容吗,怎么这样就来了?”

他自信地拍了拍自己的衣包,我这才发现他衣服包看着是鼓鼓的,里面装满了东西。

“都在这了,随时都可以变,只不过我想再保持一下我这张脸一些时间。”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还有一些惋惜。

我无奈地看着他,心说你是多么爱护你那张脸,带个面具,这个面具也是带,易容也是带。

在这之前田辰溪给我们说了风千月易容的原理,很高级的易容术,易容者本身甚至能进行一些缩骨的功夫,但这是非常难的,需要从小练起,并且练就的过程极其痛苦,这也是最高等的易容术,非常非常难以察觉!

田辰溪还说,这世界上还有很多办法,都可以进行易容,有一种很残忍的方法,就是把人的整张脸皮给完整的割下来,换上别的人脸,但这个办法,必须要保证换上去的人脸的新鲜程度,不然,是会失败的,并且,就算这样,成功的几率也是非常小的,因为这种办法手法太过于残忍了,所以很久以前就已经没什么人用了,被列为了邪术。

我们把风千月迎进来后,一起吃了早餐,风千月在房间里,就把面具给换上了,他原本带来的那张外带的面具,林尚天说就放在他宅子里,等回来再取,风千月死活都不肯,说这面具他得带着,是他的宝贝,贵重得很。

风千月带上面具,从房间里走出来后,我整个人都呆住了,这个时候,他真的就和余侍瑶一模一样,连我都难以分辨,要不是他一开口,还是风千月的声音,我都要把他认成余侍瑶了。

“这么神奇,能帮我易容吗?”林尚天惊讶地问道。

风千月伸出拇指,摇晃了几下,说道:“这个是要付钱的哦,多少钱决定了什么价位,要是钱到位,你要变成女人我都可以帮你。”

“呸呸呸,你才变成女人呢,劳资可是纯爷们!”

“老板,我当真也要去?”小豆看起来有些不太适应,毕竟,以往他都没有跟着玩呢来,也是第一次见我二公,难免会有些不适应。

我一边示意他没事,当自己家就行,一边和林尚天田辰溪给风千月讲一件余侍瑶这个人,这样他假扮起来也好装得像一点。27KK

倒是没想到的是,我们这一说起余侍瑶来,竟然还说了很多很多话,余侍瑶嘛,平时看着很正经,在外人眼里看起来,或许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很强大,比我们这些人,都要聪明得多。

余侍瑶其实也爱和林尚天他们开玩笑,开得多了,在我这里,也要飙上几句。

以前有余侍瑶和林尚天一起的日子,都是很欢快的,但一直到余侍瑶走后,我就感觉开始变得不太一样了,我这是到处跑,以前还有点休息时间,有长时间的度假,但现在我真的是到处跑,并且跑的地方都很远,光是车费都要花我不少。

也不是我心疼钱,就是感觉这有种全国游的趋向,但每一次,到那地方我却发现我根本不是去旅游的,去那地方每一次都像是在玩命一般。

说起来,我和余侍瑶,又快要半年没见了,这一次,虽然看见风千月假扮的余侍瑶,但这终归不是真正的余侍瑶。

余侍瑶这人,在长辈面前都是很有礼貌的,每一次那些长辈,都是说我们要学学余侍瑶还有我们那个小叔,苗深霖,这一次,怕是他也会到场。

很快,我们就到了我二公的老宅子外面,我们一下来,这个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一些人了,都是家里的一些亲戚,这个时候见到我们来了,都纷纷叫喊到:“小生和侍瑶回来啦?还有老林家的小子和田辰溪啊。”

我们过去都一个一个地叫了个遍,风千月因为不认识,就只好等我们都叫了,他就跟在我们后面。

“你们来了。”一声很平淡的声音在前面响起来,听不出有什么感情,就像是在说一件自己一点都不在意的事一般。

我抬眼看去,见苗深霖从门内走出来,穿着一身西装,弄了一个大背头,看着倒是蛮时尚了,只不过,他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看起来也说不出是高冷还是什么。

“小叔,怎么一直板着个脸,怎么不笑一个啊。”林尚天上去笑嘻嘻地说道。

苗深霖看着他,淡淡地说:“别没大没小的,我是你叔!”

“啥叔啊,就跟我们差不多大,开点玩笑都不行吗?”林尚天转身过去,嘟囔道。

我拍了拍林尚天的肩膀,跟他说:“算了,别说了,毕竟也是小叔,咱就给个面。”

这个小叔,最最奇怪的一点,就是对人极其淡漠,他不是那种冷漠,而是没有感情的透露,他会和别人交谈,但就是一点情感的透露都没有,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一样。

他带我们进去后,我就看到二公坐在里面最中间的一张靠椅上,正在和旁边的长辈谈话,苗深霖走过去,俯下身,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我们就在一旁安静的没有说话。

二公缓缓地转过身,看到我们,对我们点了点头,这时,我们这才慢慢地走上去,对着我二公打了招呼:“余生祝二爷爷大寿了。”

风千月也连忙说道:“爷爷生日快乐啊。”

他这话一说出来,我们就都木纳地看过去,我瞪着眼睛,心说这货这个时候弄什么幺蛾子,我们都说了,余侍瑶在这种场合,这么多长辈面前,是不可能说话这么轻飘飘的。

他见我们都看着他,倒是二公没怎么当回事,直接大手一挥,对我们说到:“小孩子们好不容易回来,先坐下再说吧,小天啊,我还等着你来下厨呐。”

林尚天正要坐下去的身形一顿,然后立马笑着开口道:“二爷爷说笑了,这自然是该我来做的,正好几天手痒了。”

这个我早就想到了,就是因为林尚天的手艺,他也算是比较受周围人的欢迎的,每一次下厨,只要林尚天在场,他都会当一会厨师。

二公每一年的生日,其实都是林尚天在掌勺,很快,风千月也融入到我们这个大家族中来。

幸好他没有多少破绽露出来,不然,被识破的话,我估计明天我都来不了了。

有一些小孩子像,也是被林尚天叫到一旁去玩去了,不然风千月和他们过多接触,我和田辰溪就负责来帮助风千月,给他挡掉不必要的交谈。

小豆倒也没什么事,直接跑一边趴在凳子上就睡觉去了,这样也好,他也不会那么烦恼。

到了晚上,我们纷纷给二公送上了礼物,祝寿拿了红包,我们这些小辈,都是有红包拿的,风千月这个时候倒显得有些沉稳了,有了一些余侍瑶的感觉了。

拿了红包,我们就走到一边,风千月迫不及待的就打开了红包,数了数数量。

我无奈地看着他,心说他这竟然还缺钱吗,这点红包,竟然这么高兴。

“没想到啊,还有意外收获,下次有这种好事,还叫我啊。”风千月把红包收好,对我们说到。

我眯起眼睛,看着他:“这,不会了,绝对不会了。”

“余生,要不咱把他那份给收回来算了,反正我们也要付给他钱。”林尚天提议说。

一听到这话,风千月竟然逃也似的跑了,等我们回过神来,连忙追了出去。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们追出去,到了外面的大树下,风千月已经停下来了,而小叔苗深霖,正背靠树上,周围没有其他人了,见我们来了,我听到苗深霖淡淡地问了一句:“你,其实不是他,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