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出来沙漠

“山海经?”我被他说这话吓了一跳,心说这里面要是真的,这世界还不乱套了?

很多人就算没看过山海经这本书,也多少能知道一些,这里面所记录的,如果真的在现实里存在的话,绝对会引起很大的乱,因为这就说明,古代的那些神兽,那么都有可能存在了,要是这样,那几千年来形成的世界观都要崩坏了。

“那大爷,有龙吗?”我开口问到,因为这个东西,是我们人类找了这么久的,对与龙这种生物,一直都有很多很多的猜测。

让我想不到的是,柳州坤一抬眼:“这我怎么知道,龙没有,蛇倒是挺多的。”

我沉默了下,心说这老大爷还真是会跟我开玩笑,明明都大限将至了,但问却感受不到有很多的悲伤,相反,这对于他来说,更像是一种解脱。

“小友,时间到了,我不能把你继续拖在这了,不然,一会你们时间不够,就出不去了,最后,再去见你蛇母最后一面!”柳州坤皱着眉头,说出了这最后一句话,然后,他一挥手,我周围都是黑漆漆的,但就好像黑暗中的空间都被拉动了,瞬间朝着我压过来。

有那么短暂的时间里,我觉得我都喘不过来气,就像是浑身都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压得我很难受。

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挣扎了几下,这时,我发现我正在走路,而两旁,一边是小豆,一边是林尚天,他们两个架着我走的。

这是一条漆黑的隧道,在前面,还有一阵很细小的声音传来,这种声音像是气流的声音,并且,还有一阵一阵的微风,朝着我们扑过来。

“这是哪里?”我有些迷糊地问道,这样看来,那柳州坤,怕是已经没了,照他说的,这里现在是很危险的。

“哟,挺赶巧的啊,这里,是通往主殿的道路,已经不远了,很快,就能见到传说中的蛇母,蛇娘娘了!”林尚天跟我说道。

我看向前面,这里的石壁,在手电筒的照射下,看着竟然是漆黑的颜色,有着非常浓厚的阴暗气息!

“不对,就在前面,哪里向你说的那样不远。”风千月向前指着。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穿过这片黑色的石道,前面的空间豁然开朗,不远处中间的位置是一座高石台,石台两边都有向上的阶梯,这像是古代大臣上朝经过的台阶一般,最上面,有一具巨大的石棺,手电照去,在石棺周围,还有一全很巨大的黑色的浮雕,我们走了上去。

这片空间里,四周都是黑色的,很是奇怪。

刚才那种细小的声音,我根本听不到是从哪个地方传来的,就感觉四面八方都有这种声音。

“有古怪!”林尚天凝重地说道。

“没错,我也感觉到了。”张天跟着说到。

这时,在我们头顶,响起了一个很微弱的嘶嘶声音,我眯起眼睛抬头看着上面,手电筒一照,我看到一颗巨大的蛇头,正在我们头顶上,看着我们。

这条蛇有些奇怪,它的眼睛很是暗淡,并且,这条蛇蛇看着很无力,很虚弱的样子,没有向我们透露出一点攻击性。

“我的天,这是雕像还是活的?”林尚天咋舌到。

“应该是蛇母!”田辰溪沉声说。

这就是蛇母?我瞪大眼睛看着巨大的蛇头,心说这跟传说里的都不一样啊,传说里不是说这蛇母,是半人半蛇吗,还是个美女,这看着怎么不一样啊,我们看到的,完全就是一条大蛇,难道这不是蛇母?

“真的是蛇母?说好的美女呢!”林尚天看样子有些失望,不过,其实我也有些觉得怪。

不过,就算是这样,这条蛇也只是抬眼看着我们,并没有什么其它的动作,我有些疑惑,难不成,蛇母不会和人交流沟通吗,那柳州坤还叫我来问她,这能问出什么?

我想着还以为,蛇母会和柳州坤一样,像那样和我们交流。

现在看来,有些不一样啊,我们几个人之间相互看着,都露出很奇怪的表情,如果这就是蛇母。

我看向这里的石棺,那么,这里面,就是埋葬的帝王了,由蛇母守着,看来传说并不都是假的。

“帝王和蛇母,果然不假,难怪大一条蛇在这里看守,很多人都没能得逞了。”

这里原本应该有很多很多生物,但都因为我们到来后,发生的变故,导致这里所有看守墓穴的生物都跑掉了,这也不知道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好的就是我们一路过来,算是畅通无阻了,但坏处就是,这里,也算是快要毁灭了,这些都是因为我们几个人。

我突然想到,要是蛇母把这一切迁怒于我们身上,那我们岂不是也在栽在这里了?那这可不行。

“那个,大娘,能听到吗,这个我们几个小辈,来这里看看!”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蛇母的年龄肯定是很大的。

这蛇母的眼睛动了动,看向了我,这时,我注意到蛇母的眼里,似乎有一点光芒,我不得不仔细看过去。

蛇母眼里像是一片深渊,看着,感觉有一股莫名的吸引力,看着看着,突然,我头有些痛了起来。

不止是我,林尚天田辰溪他们也是一样的情况,我们所有人都捂着头,很痛苦,在短暂的痛苦后,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些画面。

那是一位年轻人,正站在我们刚才站着的位置,看着蛇母巨大的头,疑惑地问道:“我想知道,她到底是在找些什么!”

我看过去,这年轻人的样子,竟然和我有些相似,但这人,身上穿着一身军装,我皱起了眉头,这人,是我的爷爷,余青山!

这是当初我爷爷来这里时和蛇母对话的景象,这一刻,我有些明白蛇母到底有什么用了,原来,是这样用的!

我爷爷身旁还跟着两个人,一个,就是年轻时的王沈立,还有一位,长得和我之前在王沈立宅子里看到的林子仲的样子很相似,想来,这就是林子仲了。

他们站在这里,很快,我爷爷就闭上了双眼,一开始紧皱着眉头,显得有些痛苦,但他站着没有多少动容。

王沈立和林子仲站在一旁等着,这时,蛇母看向了他们,王沈立俩忙露出笑脸:“不用不用,我们不需要啊。”

“对了,青山找了这么久才找到这里来,也算是机会难得,你确定?”林子仲看着王沈立,开口说道。

王沈立摇摇头:“那个是他需要的,我需要什么,我要是想找的话,自己去慢慢找就行了,这条蛇怪吓人的,我可不要。”

我就这样看着,很安静,就像是我真的也在这里一样,我以前没能好好看看我爷爷长什么样,现在看来,在那个年代,就算是在我们现在来看,也算是美男子一个,我父亲以前总说我有很多老太太,都很中意爷爷,那时候我还不信,现在才算是懂了。

我就这样安静地看着他,不知道过了多久,爷爷才睁开了眼睛,这时,他猛地吐出一口血,然后捂着胸口,王沈立和林子仲见状,忙上去扶着他。

爷爷摆了摆手,支撑着站起来,眼里有了一些冷意:“原来,原来,是这种存在!”77电子书

“你看到什么了,这么激动,还吐血了?”王沈立不解地问道。

“我们马上回去,去找赵瘸子!”

林子仲疑惑地看着他,问道:“你是说,赵瘸子有办法?”

我爷爷点了点头,:“现在,也只有他有办法了!”

说完后,他转身看着蛇母,鞠了一躬,说:“这还是多谢了,只不过,你在这里待上这么多年,有没有想过离开这里,总会有一天,它们会来的!”

蛇母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但我爷爷已经从这些动作里,看出了蛇母的意思,然后,他们三人之间相视一笑。

“这特么的终于完事了,青山,说好了,回去请我吃顿哈,这你可逃不了。”

“行,知道你爱喝酒,管够,管够。”

“对了,青山,你有没有看到,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林子仲问道。

“是人,或者也可以说,那不是人,看怎么理解了,不过,这些东西,这么久的隐藏周围,那这一场大局,看来是进行到一半了!”

“一半,这么快了?”

“对,看来,那一天,终归是要来的,但我们,说不定等不到那一天了,这些事情,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做了。”

“唉,青山,我不是有些伙计吗,我可以叫他们去做,这不就快些吗。”王沈立说道。

我爷爷笑着看着他,摇摇头:“老王,这是不能那样做的,现在我们还没有抛处引线,鱼还没有上钩,所以,还不能打草惊蛇。”

“那行吧,就听你的!”

说着,这三个人,就一前一后地走了出去。

到了这,我就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我看着四周,其他人正靠墙坐着,他们看着我,似乎是在等我。

我木纳地问他们:“你们都完事了,就只有我了?”

他们都点了点头,我叹了口气:“没道理啊,怎么你们那么快,你们看到什么了?”

“诶,这个在这里,不能说出来,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再说吧。”田辰溪开口说道。

我回头看了看蛇母,也学着我爷爷的样子,对他鞠了一躬,心说这真是祖孙两待人,在这地方有意义的一躬。

蛇母这个时候,竟然已经闭上了眼睛,看着有些安详了。

林尚天站起来,走到我旁边,然后对着蛇母挥挥手:“走好啊大妈,咱几个小伙子也该走了!”

我无奈地看着他,刚一转身,这个地方就开始晃动起来,我们都有些发愣。

“又地震了?难不成那两货还在打?”林尚天惊呼到。

突然,蛇母慢慢地从上面爬了下来,然后停住,转过蛇头看着我们。

“这是……”

“蛇母应该也要去躲避灾难了!”风千月分析说道。

我们刚走出去几步,没想到的是,蛇母也随机跟着往前爬了几米,我木鄂地看着它,心说这是不让我们走了?

“看来,它或许是想带我们一辰。”风千月说到。

说完,他就迫不及待地跑过去,爬上蛇母的身躯上,坐上去,然后神气地对着我们招手:“你们也赶紧上来啊。”

虽然有些奇怪,但蛇母也没有什么抵抗,这地方已经开始摇摇欲坠了,我们忙爬了上去,说来也奇怪,刚爬上去,这蛇母就开始快速地向前爬去,穿过漆黑的隧道,我们一路上都有些心惊肉跳的,随时感觉像是要掉下去一样。

“我去,这坐骑牛啊,回去我得吹一吹了。”林尚天大声呼喊到。

我无奈地看着他:“这你都要吹,也不怕别人说你吹牛吗?”

“怕个毛线啊。”

很快,蛇母就带着我们爬上墙壁,顺着墙壁往上面爬,我们真的是一点都不敢乱动,生怕掉下去,好在蛇母身上不是那么滑,不然,我们可就真摔成肉饼了。

眼前开始有了一些亮光,在我们的惊呼之中,蛇母带着我们从沙海中飞跃起来,掉在沙漠中。

我们掉在地上,这还好不怎么痛,都是些沙子,我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子,看着蛇母,它看着我们,几秒后,就扭头钻回了地下。

林尚天吐了一口水,呸道:“这特么吃了一口沙子,难吃死了!”

“沙子是好东西。”田辰溪笑着拍了拍他。

我们看着久违的阳光,尤其田辰溪和风千月,他们两个此时脸色都有一些苍白,或许是在地下待得太久了。

待久了,自然就是这样,我对他们说到:“去吃点羊肉补补。”

“好的,羊肉上着不就好了。”

我们走回去,一路都是很轻松的,哪怕是在沙漠里。

待久了,自然就是这样,我对他们说到:“去吃点羊肉补补。”

“好的,羊肉上着不就好了。”

我们走回去,一路都是很轻松的,哪怕是在沙漠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