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山海经怪

救场及时啊,劳资以前就想过很多很多死亡的方法,最好的,便是我慢慢老死,每一次我和死亡插肩而过,都会认真地想一想一些人生的大道理,这弄得我都有些选择困难症了。

“我去,这就是大爷啊,行,你大爷就是我大爷!”林尚天不住感慨道。

这一刻,他们都是眼前一亮,这条白蛇,早在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就已经见过了,但是不知道田辰溪他们知不知道。

白蛇背对着我们,我看着这一条巨大的白蛇,将那条黑蛇都给挡住了,虽然我和这条白蛇只见了一回,但我总觉得,这条白蛇是比较亲切的,也许是我看到的白蛇化身的那个老头,白胡子白发的也很是和蔼,这一刻,我看着白蛇就有一种见到大哥的感觉,想要去膜拜膜拜。

“柳大爷,怎么才来,再过一会,我们就翘辫子了……”

我现在听不懂白蛇的语言,不过,它能及时地赶过来,也算是救了我们一命!

很快,白蛇就朝着黑蛇冲了过去,两条蛇撞在一起,让这条石道立马震动得更加严重,我都感觉大地都快要翻转过来了,有些站不稳。

“还愣着干嘛,赶紧跑路,迟一会我们就真要去见祖上了!”

这一声提醒,把我们给拉到了现实中来,我看着眼前几乎已经快要崩塌的石道,这地方已经没救了,两条蛇正在我们面前上演一场大乱斗,还真是神仙打架,我们凡人遭殃啊。

我们立马就跑了起来,向着我们原来来的地方,林尚天张天他们跑在最前面,我看着身边的这些人,这个时候,风千月疑问道:“这是去哪的路,能出去吗?”

“放心,跟着我们就行了!”林尚天说道,我们现在说话的语速都变得很快,这里已经待不了了,很快就要塌,所以时间很紧急。

我回头再看了一眼,看见那一白一黑的蛇影,正朝着另一边去了。

这里已经看不出刚才是什么样子了,到处都是碎掉的石块,已经变成了一处破败的残处。

还真留不得了,我们一路上火急火急地跑了一路,到了水边,林尚天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停下来,直接地就跳进了水里。

“哇,这么急的吗?”我惊呼一声,但其他人也一样,噗通噗通的几下水声,我们都跳了进去。

入水后,我们还是可以接着手电筒的光芒,在水下看清水下的景象。

现在这下面有很多很多的石块,包括尸骨,沉在水底,上面也不断有石块掉落下来,我们还得一直不间断的躲避这些掉下来的石块,不过好在因为水下的阻力,这些石块向下的冲击力减少了不少。

我们一直在水下寻找之前来的通道,不过因为多了更多的石块,水下的景象相比之前,改变了些,所以寻找起来就困难了些。

但好在,没有用多少时间,张天就找到了通道,我们没有犹豫,更何况这个时候,犹豫就是找死。

我们跑出去后,上了岸,这地方有些古怪,因为那边天翻地覆的场景,在水这一边的空间里,竟然感受不到什么,或许是因为那两条蛇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也不知道是谁赢了,一黑一白,我倒是挺好奇,白蛇能进去,但是它却是跟我说道,黑蛇是被困在那里的。

田辰溪把图纸拿了出来,研究一番:“看来,已经没有多少路了,我们很快就能见到这里的秘密了!”

“真的?”我靠过去,看着图纸上面。

田辰溪指着蝎子的腹部,开口说道:“从这里往前,直接走,我们就能到帝王尸体的地方,蛇母或许也在那里!”

“行吧,反正我们也过了这么久了,是时候赶紧结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风千月呼出一口气:“行了,终于能回去睡上一觉了,劳资可是几天没好好合眼了。”

“这么惨?老风,你这也不行了,虚了。”林尚天调侃到。

风千月笑了笑,没有说话,只不过,李凡没有跟我们一起跑出来,就算一开始没有死,那现在也是凶多吉少的。

虽然这个人有些可恨的地方,但终归跟了我们一段时间,我们却没能看住人,有点遗憾,也不知道这人家里还有什么亲人没,这人说没就没了,就这么一时半会,一个活生生的人就从我眼前走掉了。

但来不及想这么多,我们立即往前走去,这路上,却变得很安静,有些怪异,安静得可怕!

这时,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些很细小的声音,吱吱吱的,就像是老鼠一般,我们便停了下来,不多时,就看到有很多很多的小虫子,正顺着墙角往这边爬过来。

“这是啥!”林尚天惊叹地说了一声。

这些虫子数量众多,朝着我们爬过来,但,这些虫子却都是顺着墙角爬过来,并且看着很奇怪。

“先不要动!”田辰溪说道。

“哎呀,这会怎么不太一样了,之前碰到的时候,不是挺追人的吗?”风千月头往后一扬,惊奇道。

我看着他们,又看看虫子,心说这看来你们之前还发生过很多精彩的事嘛!

虫子爬过来后,却并没有离开墙角,而是继续往前爬去,根本没有理我们一样。

我啧了一声,心说这又是弄什么幺蛾子,我们现在都没有什么吸引力了吗,连这些虫子都不来咬我们了!

“不对,它们像是在躲避什么东西!”张天喃喃道。

“躲避?”这里面还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吗。

难不成是那两条蛇?不对,应该不会这样,又或者是蛇母?我头脑有些晕起来了,感觉天地都开始旋转了。

“这……”我连忙过去,靠在墙上,可是这样,我低头依旧能看到,那些虫子根本没有理我,直接越过我继续朝着外面爬去。七号

“咋了老板?”小豆发现了我的异常,过来问道。

我一手按着额头,说到:“有些不对劲,感觉大爷就在附近呐!”

这种感觉和之前跟柳州坤谈话前有些相似。

“你大爷又要叫你了?”林尚天疑惑地问道。

我点点头,下一秒,眼前就变得漆黑,同时,我感觉我整个身体往后倒去,瞬间把我惊起了一身冷汗。

很冷,我仿佛置身在冰窟一般,我哆嗦地站了起来,周围一片漆黑,就跟我之前遇到的一样,我随即开始在这里寻找起柳大爷的身影。

我转了几圈,依旧没有看到什么,按道理来说,柳大爷那一身白的,很容易看到的啊!

“大爷,大爷,你在哪呢?”见找不到,问就喊了起来,难不成这柳大爷故意坑我不成?

“余小朋友,这!”

我听到很微弱的声音传来,很快,在我前面的黑暗之中,就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但与之前不同,这一次,这道身影,正躺在地上,不住地喘气,并且脸上,比之前更白!

“大爷你这是,睡觉呢大爷?”我走过去问道。

“睡什么觉睡觉,余小朋友,你过来,我最后在跟你说几件事。”

“最后?”我有些疑惑,但还是过去在他身旁坐下,准备听听他想要说什么。

柳州坤微微地抬起眼皮,看了看我,喃喃道:“这一下我还真是输了,只不过,早就该结束的,拖了这么多年!”

“柳大爷,你说啥呢,什么结束结束的?”我一头的问号,心说这些蛇说话能不能说得明白点,让我听懂!

“这一次,我和黑蛇差不多同归于尽了,也算是我们最后的归宿。”

“不是吧,那老黑蛇这么生猛?”我还以为柳大爷能把黑蛇给乱杀了,没想到拼了个同归于尽!

柳州坤继续说到:“我用这最后的时间,找到了你,你们这一路过来也许发现了,这里的生物正在离开这里,这正是因为,没有束缚,这里所有的生物,都会离开这里,它们在这里待得太久了,现在没了束缚它们的,就成了这样。”

“你是说,是因为你们吗?”我沉默了下,开口说道。

柳州坤点点头:“没错,我们这么多年一直在这里,其实一定情况下,也有了一套制约的体系,这个你们的知识应该会很好理解!”

“对,也就是说,你们一旦出了事,这生物链也就崩坏了!”我说道,好比是一个地方,如果失去了羊群和一些小动物,狼群这些大型的食肉动物,就会失去食物,在这个地方没有了猎物,要么会慢慢饿死,要么,就会大量迁徙到别的地方去。

“对的,不过,我最后再来跟你说点事,我去了,那么蛇母也就危险了,有些家伙,怕是会感受到这里的变故,到时候,这里就会变得很危险了,所以你们,得赶紧离开这里,我也还了你爷爷当年的恩情,对了,你爷爷现在怎么样了?”

我看过去,迟疑了下,开口说道:“不巧啊大爷,你可能马上就会见到他了!”

“你这小娃娃说的什么话,什么不巧,我还马上就要见到他了,难道你爷爷也来这里了?”他惊奇一声,疑问道。

“呃……这个,我爷爷早就去世十多年了!”我说。

这话一说出来,柳州坤就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这确实不太巧,要是我爷爷还在的话,我估计我也不敢来这些地方,怕是被我爷爷知道了,估计和我父亲对我进行混合双打,那我可就英年早逝了。

终于,柳州坤继续说道:“算是造化弄人啊,只不过可惜了,你爷爷当初寻找那么久的事,看来最后还是失败了。”

“我爷爷当年,到底在找什么?”正好现在有机会,我倒是很想知道。

柳州坤摇摇头:“这个,只能靠你自己去找答案,如果我告诉你的话,那么,一切就将毫无意义。”

“什么无意义,你告诉我,我知道了,不就一切真相大白了吗,我也不用那么费力去找了!”我无奈地说道,这柳州坤还真是个榆木脑袋,这稍微变通变通,不就能两全其美了吗。

“不可不可,这一切都自有定数,如果你想要知道的话,那就只有慢慢去找寻了,你应该见过那只臭老鼠了吧。”

“咦,你怎么知道?”我惊呼一声,心说每一次,我和那大耗子见面,都像是在梦境里,这种事,它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和它之间,也是有些联系的,我能感应到一丝很微弱气息,这老耗子,还是像以前那样,比我们都要快,只不过,你现在,还没有真正遇见它,等你真正遇到它的时候,就会知道更多的事!”

“是吗?我怎么感觉这是一个坑呢?”我扶着脑袋,心说这样下去,劳资还要去多少地方了,这不得累死我啊。

柳州坤又说:“这怎么能是一个坑呢,余小友,这也是必须的事,你可不要以为这是在坑呢啊。”

“难道不是吗?”我反问到。

他顿了顿,说:“不要这样以为,我也是为了你着想,只不过,很快,我就要离开了,最后这一点时间了,我也就好好和你这小子说说。”

“什么,你是要跟我说我爷爷的事了吗?”我瞪大眼睛,还有些期待。

“不,我说的,是其它的事,等你醒来后,你们见到蛇母,蛇母应该会跟你说一点,但我不能说,这里面有一些特殊的原因,我也能猜得到,那耗子跟你说了些什么,这些个禁忌之地,里面都有像我们一样的存在,但目前,除去老耗子之外,你正式见到的,也就只有我。”

“对了柳大爷,我有一点想不通,你们到底为什么,会这么特殊,不是说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了吗?”我开口问。

他无奈地看着我:“什么成精,我们并不是你们说的那样,只是,这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生物,都会有一些能力,但都隐藏了起来而已,你知道山海经吧,其实上面,或多或少,有一大半,都是真是存在的!”